草你蛇

沒草可長

【給迪羅曼】微笑

不色情的觸手,群內點梗

 

「可憐的王呀,無力的王呀,已成凡人的王呀!請放棄吧!」

繁複的幼棉糅合成一把粗獷有力的線,帶着意外的細緻,聲音的主人哀歎起眼前人類的弱小,又憐憫對方化作泡影的努力。偽裝的王擠起眉角,痛心的望着自身外表的原主。那現名羅曼尼·阿基曼的男人搖着頭,無法竭止淚線,沒有血色的水滴斷斷續續的流到胸口,鹽分持續地傷害面上的傷痕,充斥身心百駭的疼痛阻擋獸的勸言,盤結於耳,糾纏在心,難以散去。

迦勒底終究失守,員工的屍首陷在爛碎的儀器,僅剩的御主又在特異點陷入苦戰,人理破滅已成板上釘釘。獸在侵入時發現機械構成的王不幸擁有了情感,絕望的利刃折磨着年齡尚淺的人心,過去十一年習得的醫療知識終歸不能拯救男人,只能在角落擺爛。

「王呀!請不要悲傷,我們將會燒去死亡、抹去痛苦,求你認同我們,再一次、再一次對我們微笑!」

過去的從僕用異形的觸手,愛憐的撫去那些用悲傷凝成的結晶,又掩蓋男人的視野,試圖否定眼前乃地獄的現實;另一肢則阻塞他冒血的後頸,不緩不急的釋放魔力修復。為了戰鬥而持續注入擬似魔術迴路的動脈脆弱又破損,輕輕刷過也會做成不可逆的疼痛,喉嚨擠出破裂的呻吟,魔術式又悲痛幾分。王不斷拒絕,我該如何是好?隱蔽以久的小獸卻在此時破土而出,奇怪的癢動在心臟留下難以忽視的痕跡,直覺告訴給迪亞,這份感觸就是回答,其根本既是對自身憐憫之理的叛逆,又是曲折迂回的肯定。

 

 

 

去揉爛最敬愛的王吧,小小的獸說。

【慘遭觸手】

 

 

 

 

 

zzlof

评论(7)

热度(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