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你蛇

沒草可長

【米優】Sonnenblume (下)

- 黃車的畫集Wir的guest文,二刷不會再包含此文了所以正式公開順便宣傳加除草第二彈

-請務必購入畫集並與附送poster一起食用,效果更佳

-小孩玩小孩

-R18警報

-繁體字

-標題是德文

正文↓

在油泊路上並排而行。正午時份的艷陽聳立在天空之上,優一郎和米迦爾頭上沒有一片能夠用作避暑的雲彩,熱力就這樣直接打在他們的頭頂,汗水如春天的朝露般不停冒出,不消多久,薄薄的上衣就被汗水浸透。空氣是會使人窒息的辛辣,每吸入一口,喉嚨就比平時更渴求水份的滋潤,僕人準備的清水很快便消耗掉半瓶。

沿著大路一直前進,生長得高昂的向日葵散發出迷人的甘香,圍繞著花田的巨大籬笆看似沒有盡頭。美好的東西近在眼前,不能一躍而過實在令人著急,這種情況特別折磨好奇心旺盛的小孩。開始走得不耐煩,搖晃透明的膠瓶,米迦爾利用僅剩的清水折射陽光。

「……挑烈日當空的中午去看向日葵的小優是笨蛋,」金髮快冒出蒸氣,米迦爾利用折射的光線代替抱怨,直直的打在優一郎臉上。「花田又不會跑掉的,遲點和大伙兒一起去不好嗎?」汗液順勢落到漂亮的睫毛上,又在眨眼間掉到地面。

左手擋住對方射來的光線,優一郎望向空無一人的右方,被熱氣蒸紅的臉龐鼓起,「剛才你在車上明明勾手指表示同意的,現在卻用這樣的方式抗議算什麼好漢!而且…而且……」優一郎突然結結巴巴,他想,接下來的說話實在不合自己的風格呀。

「而且?」停止無聊的報復行為,米迦爾重復最後的句子,繞起的尾音表達出他的好奇。

確定對方放低手上的武器,優一郎硬著頭皮把話講完:「……而且…和米迦單獨相處的感覺就是…比和其他人一起來得舒適…我很喜歡……這樣你滿意啦!」臉紅得像是會隨時爆炸,他暗自責怪頭頂那顆只懂發光的火球,它不存在的話就不用說出這麼羞恥的感想了。

聽完優一郎的發言,米迦爾的怒氣一掃而空,腦中只剩下「小優真可愛」的想法。他嘴角彎起,笑著回應:「我也最喜歡和小優在一起了!」握起對方不知道因害羞,亦或是熱氣影響而發燙的手,兩人拔足奔跑。加速引起的陣風使皮膚干爽起來,本來的煩悶也隨風而逝。他們維持這個速度,不知不覺間來到花田的入口。

「……哇!」小小的嘴巴張開,無人不為眼前的景色驚嘆。

長達兩、三公尺的向日葵被花徑分作兩排,密集的花朵占滿道路的旁側。挺立的長柄支撐著花托,由此生出的的舌狀花瓣顏色金黃,中心的花序結出棕色的果實,彷若戴上禮帽、昂首挺胸的樂團成員,正夾道歡迎來臨的兩人。

緩緩向前,踏入花間。相交的花朵生出高牆,卵狀的葉片層層交疊,有的伸出走道,有的埋入花群,陽光穿梭其中,光影交織,伴著花香,輕盈地落在小小來客的身上,使人產生置身於森林的錯覺。細碎的蟲鳴隱匿這片花田之中,腳下的野草細嫩,向陽的花朵吸去悶熱的空氣,留下的只有暢快。米迦爾和優一郎都睜著好奇的雙眼,努力把美景裝進腦袋,留為紀念。

「米迦!來這兒玩果然沒錯!向日葵田可不是哪兒都能看見的!」腳尖輕輕一躍,優一郎在原地轉了個圈,雀躍的心情表露無遺。

「米迦你說我們可不可以摘朵向日葵留為紀念?」

「向日葵的根很深,我們小孩子根本拔不出來。」

「是嗎……真可惜……等等!遠方竟然有風車呢,我們去看看吧!」

新奇的事物容易激發小孩子的行動力,面上寫滿興奮,優一郎正要動腳,肚子卻先一步發出不爭氣的叫聲。無奈停下腳步,他尷尬的看著米迦爾。

「終於知道肚子餓了嗎?未用過午餐就到處亂跑,小優半路中途昏倒我可不管哦。」米迦爾走到優一郎面前,輕捏他的鼻子。「還不停下來好好吃飯?」

「……唔!」拍開捏著鼻梁的白手,優一郎回應道:「我知道啦,笨蛋米迦。」轉過身,正要放下肩上的擔子,腦海忽然冒出的新主意卻促使他停止手上的動作。指向前方稍斜的山坡,優一郎以興奮的嗓音發表建議,「我們不如爬到上面野餐吧,相信我,風景一定會很棒!」

「小優真任性,在這兒吃也一樣吧!我不像小優,一直充滿活力。」正要拿出便當開懷大嚼,優一郎的新提議令米迦爾無奈地低下腦袋。炎熱的天氣加上漫長的路程讓一向耐心的少年一反常態,現在的米迦爾只想坐在原地。

「真拿你沒辦法……」

逆光的少年伸出掌心,黑色的發絲染上白皙。

「我扶著你上去好了。」

米迦爾昂首,反駁對方的台詞正要吐出,卻在看見了不一樣的優一郎後選擇咽回。

閃閃生輝的眼眸不再是單純的碧綠,它們化身為清澈的鏡,倒映出晴空的湛藍,花瓣的金黃,草原的青綠……明明裝著那麼多美好的事物,優一郎真正注視的,卻是置身其中的自己,對,就只有進藤米迦爾一個而已。

啊……

這綠水深處……

少年感覺到自己的臉涮地紅了。這是犯規呀,小優。

心髒被狠狠擊中,戀愛的花朵開滿心頭。

從相遇那刻起就萌生的感情,在這一刻得以開花。一直以來對摯友天音優一郎的愛慕就是種子的真面目。

米迦爾用盡全身的氣力按捺升騰而出的感情,不行,不能表達出來,會被小優討厭的。「我們還是小孩,我們只是朋友。」小優過於純粹,他一定如此看待我。

可是,你又對我說喜歡,是有異於他人的「喜歡」。

這樣,我可以有所期待嗎?小優。

我想和你永遠在一起。

不是以朋友的身份,而是關系更為親密的家人。

我希望成為你心中最特別的那位。

因為我已經不能容忍你的目光注視著別的身影。

沒有表現出內心的動搖,米迦爾只是默默的,回握優一郎的手。

牽起手,登上山坡的頂部。從高處眺望,向日葵田的全貌盡收眼底,風車就在不遠處悠閑地轉動著,加上不知從何處飄來的雲朵以及宜人的清風,這兒無疑是最佳的野餐場所。

松開緊牽的手,優一郎席地而坐。米迦爾撫上那殘留著對方余溫的手心,也緩緩坐下。拉開背包的拉鏈,取出各自的便當享用,盒中的菜式相當豐富:以車厘茄伴碟,馬鈴薯和沙拉醬混合而成的簡便沙拉;松軟的煎蛋卷和剪成章魚形狀的香腸躺在一起;肉丸以牙簽串好,賣相精致;主菜則是烘烤過的三文治,塗上薄薄的黃油,夾著新鮮的蔬菜,火雞片和煙熏火腿整齊排放,並佐以海鹽、黑胡椒作為調味。放入口中咀嚼,各種配料融和得天衣無縫,搭配上芳香美麗的田野景觀,又有摯友陪伴,對優一郎來說,這是一次極其愉快的野餐體驗。

另一邊廂,米迦爾縱然含著美味的飯菜,味蕾卻產生了嚼蠟的錯覺,腹中的飢餓感顯然被別的東西取代。轉身望向開懷大嚼的優一郎,對他的渴求填滿五臟六腑,腦海浮現出把優一郎壓倒、緩緩舐舔的影像……停下來!不要再想這種事了!這是不對的!米迦爾在內心咆哮。

胡亂抓起剩余的食物,然後塞滿口腔,米迦爾迫令自己咀嚼吞咽,又取出水瓶一飲而盡。不去看優一郎就不會胡思亂想了,有東西進肚就不會飢渴了,他安慰自己。

「米迦?」耳邊響起思念對像的嗓音。

→齊開玩具車←

大聲告訴我!你還能直視向曰葵了嗎!

然而並沒有人

评论(17)

热度(9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