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你蛇

沒草可長

【米優】Sonnenblume (上)

@疯捏风車車 的畫集Wir的guest文,二刷不會再包含此文了所以正式公開順便宣傳加除草

-分段,不收費風車要求Don't punish me

-請務必購入畫集並與附送poster一起食用,效果更佳

-小孩玩小孩

-用6天嘔出來

-下partR18警報

-繁體字

正文↓

鮮紅色的房車在這片綠原上劃下痕跡。

修繕得齊整的寬敞馬路只有一輛四人車行駛在上,圍繞在其側的不是一成不變,由混凝土鋪制的行人路,而是隨意滋長的植被。一堆說不出名字卻各有特色的雜草野花安然地在上頭落根,隨風搖曳;樹木占領了稍遠的山頭,一排又一排的依山而長,密麻麻的葉片和平原上植物的顏色相比,是更為深邃的綠,兩者相互配合,成就了一幅活生生的油畫。實在令人難以想像世上還有保留著如此完整天然風貌的地方,但只要知道這一路駛來的地帶全都是柊家旗下的財產,看似不可思議的一切似乎都能夠使人接受。

一瀨紅蓮用左手食指敲打方向盤,望向擱在車窗前的時鐘,盤算著到達的時間,「……這路也長得太離譜了吧,柊家的別墅是不是都建得比別家的遠?」他抱怨。

「可別墅就是要挑很遠很遠的地方來避世,不是嗎?」眨著杏圓的綠眼,身處後座,童稚男聲的主人反駁道。「不然就不用建什麼別墅,在市區隨便買一棟房子就行。」天音優一郎晃動他的細腿,在包裝袋中取出一塊點心,放入口中細嚼。

「小優,我想一瀨叔叔的意思是他駕得有點累了,想休息下。」解答優一郎疑問的是進藤米迦爾,他金色的睫毛輕晃,藍眸無奈地望著他的摯友,可惜友善的提醒只能換來對方的瞪視。

似乎對後者的回答相當滿意,紅蓮盯著後視鏡,大聲嘲諷剛才駁斥自己的男孩,「笨蛋優,快向你的米迦學習一下何為善解人意,不然你一輩子都脫離不了童貞。」

「混蛋紅蓮!我才十二歲好嗎?童…貞什麼的……我遲早擺脫給你看!」輪廓尚不分明的臉因害羞的緣故漲得通紅,連帶聲線也比平常高了幾個分貝。可惜再吵也不能為優一郎的辯解增添幾分可信度,紅蓮看著被踩中痛處,對方強烈的反彈而心生愉悅,哼起五音不全的小調,他用力地踩向油門。

窗外的風景加速流逝,沿途所見的單調綠原不知從何時開始被上帝添上金黃的一筆。金色的顏料化作一片又一片的向日葵,占據了車窗的全部位置。優一郎的目光很快捕捉到外面的變化,忘卻之前受到的屈辱,他睜大雙眼,腦裡只剩下要飽覽眼前美景的想法。

「米迦米迦!快看快看!是向花葵!是真的向日葵!好想一起到那兒玩!」拉著對方的手臂,如今有幸目睹一向只存在於教科書上的事物,優一郎迫不及待地和身旁的米迦爾分享這份快樂。原本貼在玻璃上的臉龐旋即轉向米迦爾,黑色的纖髮蹭到對方雪白的肌膚,化作寶石的雙瞳閃耀著無法掩蓋的興奮。「知道了。」米迦爾吐出的回應因剛才被對方瞪視的緣故,稍顯冷淡。但眼神卻與冰冷的語氣相異,那對眸子泛著的藍是春日湖水的藍,他的目光如水面蕩漾的溫暖波紋,柔軟地撒落在黑發少年的臉上。

「嘿嘿,我就知道你沒生氣。」帶著還佔著零食碎屑的雙手,優一郎撲向對方的懷中,用著被車廂空調凍得發寒的臉頰,努力往米迦爾同樣沁涼的肌膚磨蹭,同時勾起一根尾指。「不淮反悔!」他嘟起嘴巴。
大概是被優一郎的熱情所影響,嘴角的冰霜融化,米迦爾笑著勾上對方的手指。

「嗯。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漫長的旅程在一所白色建築物映入視野之時就宣告結束。放慢車速,圍繞在別墅的黑色柵欄緩緩打開,恭迎訪客的來臨。

將車子停泊好,三人走到大門,映入眼簾的並不是遇想中的女僕或管家,而是某副熟悉的面孔。「好慢哦紅蓮,還以為你不來了。」站在別墅的大門前,名為柊深夜的男子交叉雙手,故意眨動那對夏日夜空般的朗眸。他側著腦袋,銀絲就這樣斜落在好看的容顏上,一副終於等到遲到戀人的姿態。

「深夜……不要在我面前做出這種嘴臉…」額角冒出青筋,紅蓮用手指按壓太陽穴,在舒緩頭痛之余仍不忘用眼神表達他的怒火,以此阻止深夜運用偶像劇上學到的三流演技。裝作沒注意到目光中的怒意,深夜打開大門,幾乎是用推的把來客請進屋內。

「聽說筱婭邀請了她的同學來這兒玩,就是你們嗎?」深夜一邊帶路,一邊發問。

「初次見面,我叫進藤米迦爾,是筱婭的同班同學。非常感謝您邀請我們到府上一住。」把右手放在胸口的水手結上,米迦爾禮貌地欠了欠身,利用自己身為混血兒的獨有氣質,他一如既往地,向他人展現出完美的一面。

可惜他的好友對此並不講究,優一郎不顧一切,直接對眼前的大人吐露自己的渴求。

「我想去那個向日葵花田看看!可以嗎!」握緊拳頭,粉紅的小臉鼓起,優一郎用力討好眼前的對像。

「喂,白痴優……!」紅蓮摩拳刷掌,正想給沒禮貌的小孩一記手刀,卻被深夜的說話打斷。

「是叫小優對吧?紅蓮常常在我面前提起你呢。」他蹲下身子,與優一郎平視。「雖然是筱婭那孩子邀請你們來玩,但她有事做要慢點才會到,你們可以先去花田玩也沒關系!而且大人們有事要做,我會命僕人會預備好一切,你們盡管去玩吧。」

「哈?!我怎麼不知道有事要做?」當初被邀請就有種不詳的預感,十成九是柊暮人的主意,那家伙大概又有事情要把拖自己下水,可到了敵人的地盤也只好認命,紅蓮無奈地想。

「所以小優和小米迦在沙發上坐一會,行李扔在地板上就好了,很快就會有人送旅行的必須品給你們啦!」推著紅蓮的背,深夜調皮的眨著眼,笑著往二樓進發。

優一郎和米迦爾面面相覷,只好聽從指示在客廳等候。不消一分鐘,穿著得體的女僕拿出兩個肩包,把裝在裡面的用品和附近地域的分布一一說明。優一郎自然無心傾聽,他把目光都放在屋子裡的豪華家具,所以聆聽一切的責任自然落在米迦爾的肩上。金發少年有著極好的頭腦,很快便消化好女僕所述的資訊,點頭道謝後,他轉身摟住優一郎的腰,把下巴擱在細肩。

「不要發呆啦,小優現在就要出發了嗎?」望向窗外的烈日,米迦爾有點擔心。

「我都等好久了米迦!太陽高掛不正是看向日葵的最佳時機嘛。」甩開對方的懷抱,優一郎以捏臉回應米迦爾。

「真拿你沒辦法……」米迦爾把背包扔到優一郎的懷中,他轉身奪門而出。

「不等你咯!」

優一郎立刻背上裝好一切所需的肩包,追上作弄自己的少年。兩個纖瘦的小孩踢著鞋,離開了別墅的大門,只屬於他們的小小冒險,現在正式開始。

To Be continued

评论(9)

热度(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