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你蛇

沒草可長

【米優】吸血部位四選 (含R

-徵梗卻沒一個梗合眼緣,只好爆發小宇宙

-以四個可以吸血的部位為題創作的四個故事

-肉碎

-一開始沒注明吸的地方,所以邊看邊猜吧

-意外地長

-來留言吧!・゚(ノд`゚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1.

廚房久違的飄滿了蒸氣。

雖說是廚房,設計師明顯沒花過半點心思在裝修身上,不過是一張簡陋的工作台,胡亂安裝上烹飪的基本所需而已。但對現在的優一郎來說,有家人在的地方就是家,能生火做飯的就是廚房。這實在不能要求太多,因為他已足夠幸福了。

拿起一隻崩了一角的小碟,優一郎把湯勺伸進香氣四溢的咖哩中,滾燙的水蒸氣催得他額角冒汗。淺嘗盛在小碟中的咖哩,有點不夠咸的樣子,他猶豫是不是應該再下些鹽巴,但他卻害怕弄壞了整煲咖哩……想到那些小鬼失望的表情,還有米迦犧牲自己所換得的食材。他決不能因自己一時的錯誤浪費他的心意。

實際上,優一郎是想趁是次機會向小莤學習制作咖哩的方法,平時總是麻煩她為大家做菜,自己偶而也要幫下忙嘛……結果直到剛才為止,他只是負責看小莤洗菜、切件、下鍋,能幫上忙的只有趁現在小茜離開,陪小鬼去拿定期派發的物資期間,顧看着爐上燒得正旺的火罷了。

「……我真是失敗。」優一郎嘆息。

火舌跳舞的樣子實在引人入勝,百無聊賴的優一郎,眼睛一直注視着燃燒的灼熱,完全沒有留意到身後所發出的關門聲。

金髮輕晃,竊手竊腳。他,落在優一郎身後。

幾乎是同一秒發生,包圍在少年纖腰間的雙手,以及往肩膀伸向的利牙,還有因疼痛激發出的慘叫聲。

「啊呀呀呀呀呀呀!笨蛋米迦快往口!」嘗試突破腰間的禁錮,然而力氣的差距顯而易見,一前一後的兩個小孩黏得更緊了,米迦爾絲毫沒放鬆噬咬的力度,微尖的牙齒不如吸血鬼,花了些時間才刺進黑髮少年的柔膚之中。

腥咸的液體溢出,血珠在生出的瞬間就被舌尖捲走,傷口都被賜予香吻,封

住想從身體逃跑的一切。優一郎不用照鏡子都知道自己的肩膀一片狼藉。

「多謝款待!……雖然想這樣說但小優果然一點-----都不好吃,費里特大人不會想喝你的血啦。」舔着嘴角的赤紅,米迦爾發表了評價。

「你個混蛋!明明是你……!」對於對方做的任性行為,優一郎立刻轉過身大吵大罵,卻被米迦按住了剛止好血的脆弱皮膚,一陣刺痛使優一郎立刻閉上嘴巴。米迦爾再用手指按在優一郎的薄唇上,不知是否故意,米迦的鼻息離自己好近好近,某童貞開始緊張起來。

「連這點痛也受不了,還說要代替我獻血給貴族,小優真愛逞強。」米迦爾一如既往地嘲笑着百夜優一郎,「不過小優被吸血的第一次歸本大人了,感謝我吧!」鬆開食指,米迦向後跳了一小步,眼裏盡是笑容。而剛才映在某童貞臉上的害羞立刻消退,此番言論不意外地激起優一郎的強烈反彈。顧不上肩上的傷痛,優一郎像被惹怒的小老虎般噗向米迦爾,但對方靈巧的往左一移,避開了攻擊之餘更得到可乘之機,握着他的雙肩往地板壓去。早熟的小鬼撩開身下人的衣服又舔又咬,把這視作普通挑釁行為的百夜優一郎放出了一下又一下的粉拳,卻沒一次擊中。

不知道在哪時開始,鍋中的水蒸氣化作了惹人厭的黑煙,宣告了今晚晚飯的落空。

2.

百夜米迦爾餓了,他咬破自己的嘴唇,鮮紅就這樣流入口中。

完全不夠。

於是他脱下手套,咬起手指的關節,嘗試排解嘴巴的寂寞。

這根本沒有用處。

他搔起頭髮,然後是緊扯,他知道自己真正渴求之物,可是他不想再傷害那個人,他的瘡疤已經夠多了,無需再增添。

百夜米迦爾忍受不了他重視的人的犧牲精神。哪會有人甘於受利用,被背叛也帶着微笑?可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,而自己也對這樣的他迷戀不已。可對方也迷戀着自己嗎?沒有解答。

這是一個死胡同。

年輕的吸血鬼最後還是選擇了自暴自棄,他在心中罵那個不存在的神明,害本應是家人的他們分道揚鑣;又恨把自己落得如斯田地的吸血鬼,他實在不想成為怪物;又詛咒貪婪的人類,為了私欲把孤兒院的大家變作「天使」,只有被利用的份兒;還有那個百夜優一郎,擅自替他決定,把他弄成永恆的存在……但百夜米迦爾還是無法放棄喜歡。

他快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對血的渴望產生飢餓感,亦或是因為渴求百夜優一郎的存在而導致滿腹空虛。

他好餓。

就像聽到了吸血鬼心中的呼喊,優一郎走了過來,坐到自己的身邊。

他們身處的草坪被陽光照耀,散發陣陣草香。但太陽如何溫暖,也不夠身邊的體溫溫暖;青草再芳香,也及不上那個人的血液芳香。

他的紅眸和他的綠眸對視,宇宙中只剩下他們倆人。

「你餓了吧,雖然很想讓你直接在脖子吸,但月鬼組的大家還在那邊,我不想看女子二人組的奇怪劇場……」被望得有點透不過氣,優一郎還是讓手套離開了原來的位置。

手筋的位置滿佈刀痕,像個自殺者似的。

然後那個人再次掏出小刀,打算割向破爛不堪的瘡疤,手法似乎相當熟練了。

米迦爾心想自己為何允許對方重覆地自我傷害,他猜以前的自己絕對忍到餓昏了頭,才會讓優一郎任性地撒嬌-----以自殘的方式。

頭腦從未如此明晰,他阻止了他握着利刃的手,然後用自己的尖牙,輕易劃開因反覆修補而脆弱的皮膚。

他回想起以前舔冰淇淋的時光,只是他從未如此火熱地注視過眼前的甜點。

故意用舌尖挑起對方疼痛的神經,牙齒輕刺又選擇了退出,任由寶貴的血液流下,好觀察那人的臉部變化。會討厭我這樣做嗎?

由起初的直視,到羞紅,臉扭開了,眼睛還是盯着自己,沒有離開過一秒鐘。閒着的手指屈曲,遭到主人磨咬,布料發出涮涮的聲音。只有破碎的呻吟,卻沒有一聲催促。

對方也是期許着自己的,吸血鬼立下了結論。

於是米迦爾沒這麼餓了。

3.

翻開書頁的聲音回蕩在寬大的圖書館。

優一郎的眼睛在成為吸血鬼後,第一次感到如此疲累。密麻麻的英文如黏在一塊的蟲群,艱深的字詞看不出譜兒,取出了字典翻查半天也找不出意思,最後他作出了一個偉大的決定……他決定放棄在這堆文字上花功夫。然而這才是他的第一本書,和隔壁堆積如山的書堆相比實在顯得渺小。

搔了搔後耳的黑髮,優一郎伸了個懶腰,把書本當成枕頭,靠了下去。豈料舒適的靠枕被突如期來的手一把抽走,預料不及的優一郎,腦袋和書桌打了個招呼,害得他連連叫痛。「米迦你這傢伙!好痛的說!」

「我不是說過你可以先走嗎?隨便和雷奈他們幹架也行,反正小優是個笨蛋,幫不上忙。」米迦爾打開從優一郎手中救下的厚重書籍,快速的翻了翻頁,「這是關乎我們能否回復人類之身的重要研究,可沒有閒功夫讓大懶蟲偷懶。」是毫不相關的內容呢,金髮的吸血鬼用力地合上書本,堆置在書堆中,又從書車上拿起一本書,默默打開……這個動作已經不知道重覆了多少萬次。

優一郎撩起了前額的頭髮,啫起嘴巴,略顯尷尬的視線左顧右看。他不好意思留米迦一個人在這兒憤戰,可是自己也不能幫上什麼大忙。「不如我幫你再拿些書……」「不用。」對方毫不猶豫地拒絕了。

氣氛再次凝結。優一郎咬了咬下唇,凝固了的空氣讓他並不好受,他也想有些作為呀,可自己笨也沒辦法。想到這兒,自己的淚水開始不受控制,在眼角默默打轉。

這一切都看在米迦爾眼中,無奈地嘆了口氣,他輕輕地說了句我餓了,但在這個只剩二人獨處的圖書館中已足夠響亮。不意外地,綠眼中的淚水快速轉化成點點星光,總算能發揮自己(唯一)價值的百夜優一郎,興奮地扯開了領口,鈕扣飛彈,落在舖滿軟墊的地板上發不出一點聲響。

「來吧!米迦!」翻開的衣領露出淡麥色的脖子,光滑得無瑕。明明已經在那個地方烙下了無數次的吻咬,吸血鬼的治癒力使得他無法在對方的皮膚上留上一丁點痕跡。毫無成就感嘛,米迦爾納悶地想。就沒有辦法可以讓優一郎認識到他是屬於自己的嗎?

撫上他的脖頸,正想張口伸出獠牙之際,一個想法冒出,揭止了他的吸血行為。

http://paste.plurk.com/show/2263000/←肉碎OR↓

http://weibo.com/p/1001603900505381319123

4.

百夜優一郎身體開了個大洞。

紅色的利刃貫穿腹部,優一郎第一次知道人類的身體縕藏着這麼多的血液。……不過不用擔心,自己不會因血液枯竭而死,畢竟他和眼前唯一的家人一樣,是生着翅膀,被賦予了天使之名的怪物。

利刃退出漸漸冰冷的身體,絕望的咆哮響徹雲霄。眼前的吸血鬼鬆開了握着劍柄的手,得悉傷害了最為珍惜的人,不可磨滅的悔疚感壓垮了他的身心。

跪倒在地,後背的翅膀瞬間爆發,風壓催毁地表的一切一切,哭叫聲成為了末日風景的伴奏曲。

「對不起,小優,我不想殺害你的新家人,但我真的好嫉妒好嫉妒……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」米迦爾眼中流出黑褐色的濃液。

百夜優一郎任由腹中的溫度流逝,踏步向前。

「還傷害了你……你流了好多好多的血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…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」用雙手掩蓋醜陋的模樣,身後的風暴越演越烈。

腳板失去了貼在地上的觸感,身體不受控制地倒下、墜落。用着僅餘的雙手,拖着一道血河,優一郎繼續爬向暴風雨的中心。

「拜託你放棄我吧!」這是怪物發自內心的請求。

百夜優一郎用盡僅餘的力氣,爬到他的身邊。

「怎……麼可能……會放棄你……」支起上身,伸出顫抖的雙手。

紅色的瞳孔從指縫中捕捉到對方的身影,他立刻緊抱着體力不支的他。

果然還是放不下我呢,優一郎調笑道。一起成為怪物吧。

感受到足以滅世的力量從體内涌出。任由眼淚打濕雙頰,趁着雙方意識尚存,優一郎任由含滿濃血的口腔被侵入、吸吮。

交換着最後的親吻,以末日作風景,在屍體的見證下,兩人終究在一起了。

永遠地。

评论(95)

热度(154)